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无处长生 > 李绩则篇·终章·樱落

李绩则篇·终章·樱落(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十一·樱落

李绩则在牢里已经带了两个星期了。

叶冷星还没有醒。

如果叶冷星醒不来的话,也许他这辈子就要死在牢里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Q偶尔会来看看他。

但是每次来也只是皱皱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又好像是在等待什么。

然后问李绩则有没有人来探望过他。

李绩则说当然有啊,我妈妈,我同学朋友都来看过我了。

然而也许是他会错意了。或许是因为Q帮自己翻了案,他潜意识里觉得Q是来帮自己的,所以理所当然地把Q的提问当作了‘有良心的侦探’对‘受害者’的问候和关心。

不过不管李绩则问他什么问题,Q都不会回答。

李绩则其实心里有很多疑问。

第一,明明当时给他刀的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为什么变成了身材魁梧的男人。

第二,自己的情绪一直很稳定,为什么这些天却感觉情绪起伏非常明显。

第三,刘毓秀去哪儿了?

第四,真相究竟是什么?

第五,Q的瞳色是怎么回事?自己原先以为Q的瞳色是因为带了某些奇特的隐形眼镜,直到看到他的眼睛不停地有青灰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这绝不是隐形眼镜也不是什么某些小众种族的基因。还有那股奇怪的威压,李绩则起初以为是幻觉,但在牢里的这些日子仔细思索后,愈发觉得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威压。

李绩则想的有些头大,日子在焦急的等待中渐渐过去。听说叶冷星最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或许马上他就能出去了。

经过他的解释,枪支是传承下来而并非私藏。警方也懒得管上一代国名党的恩怨纠葛,枪支的时期被当作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瞒了下来,没有人愿意提起给自己惹麻烦。

而叶冷星的伤口,李绩则现在无比庆幸自己那把PistoletMakarova本身就是杀伤力很微弱的枪支,再加上物件老化,威力再降一个等级,不然他现在必死无疑。

本以为日子能这样平平淡淡地一天天过去,直到叶冷星醒来,而他做个几年牢就行了。

忽然有一天,李绩则就知道了Q在等的是谁了。

有一个女人来探望他。

不是刘毓秀,是那个眉目如画的女人,‘樱’。

见到‘樱’的时候李绩则平淡的心再一次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果然,事情的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

李绩则仍然记得那天‘樱’看着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做梦了吗?”

她狭长的美眸盯着李绩则,这让李绩则想起了Q。

“你为什么要害我?”

现在是‘沉稳冷静李绩则’状态的他脑子里思路很清晰,李绩则本以为自己能稳住自己的心态,一定会问出一些事情再和‘樱’做等价的信息交换。

没想到‘樱’忽然看了他一眼,他就又看到了那该死的青灰色光芒一闪而逝。然后他又变成了‘分嘴行动’的李绩则。

口不由心。

“你说的是什么梦?”

李绩则现在回想起那时自己乖乖回答问题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

“修罗。”‘樱’回答道。

接着她又补充,“金色的符文,颠倒的世界。”

李绩则瞳孔猛然一缩,那个荒诞无比的梦,居然还有人知道。

接着她问了很多关于梦的细节,李绩则的嘴事无巨细地回答完了所有已知的事情。

‘樱’问完了之后闭上了双眸。

李绩则感觉自己躁动的血脉恢复了平静,自己又从‘分嘴行动李绩则’变回了‘沉稳冷静李绩则’。

他额头上青筋都狰狞了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绩则大声质问,声音的响动引来了门外的刑警。

‘樱’友好地对那个刑警笑了一下,挥了挥手表示没事,刑警就一脸傻笑地出去了,李绩则觉得,他应该会在门外一直偷着乐,持续一整天也是很有可能的。

出乎李绩则意料的是,‘樱’这次回答了他。

“‘灵压’的一种运用方法,只是很简单的‘心理施压’和‘情绪操纵’小技巧罢了,这是每个‘神’都会修行的必修课。”

“神?”李绩则茫然地望向她,自己好像不久之前也听到过类似的话。

“总之,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应该见过我弟弟了吧。”

李绩则摇摇头。

“你肯定见过,除了我弟弟之外你应该还见过一个‘超凡生物’,你的心绪状态有很明显的被修改痕迹,而且不是出自于同一个人之手。”

李绩则忽然把一切都串起来了。

Q!刘毓秀!自己和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感觉思绪不受自己控制,心态也变得异常毛毛躁躁,或者是乖巧听话。

“你是说,Q是你的弟弟?”

“他给自己取名叫Q吗?”‘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失联了。”

“如果他来找你并问起我,你和他说去埃赫塔吞找我就行了。”

临走时,她又给李绩则叮嘱了一句。

“不过我并不希望他去,那个地方很无聊,他不会觉得有意思的。”

“如果进入了那个鬼地方,也会惹上一些很麻烦的事情。”

说罢她就走了。

----------------------------------------------------------

两天之后Q又来找他了。

“最近有谁来探望你吗?”少年的声音依旧带着生冷的威严。

李绩则吊儿郎当地说有啊。

“你姐姐。”

李绩则看着Q身上突然爆发出剧烈的威压波动,他甚至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血液正在变得冰冷,心脏仿佛也要骤停,不再跳动。

“她和你说了什么?”

Q非常的急切,又一次启用了‘心灵操纵’技巧。

或许是情绪状态被修改次数过多了,李绩则这次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侵入自己的心神。

然后,他把这股力量阻挡在了脑海之外。

Q懵了。

....................(Σノノ)

为什么,‘心灵操纵’无效了!!!

李绩则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外面的刑警都能透过墙壁感受到他那种‘卧薪尝胆十年终于报了亡国之恨’的猖狂不可一世。

“看来你的‘灵压’运用不如你姐姐嘛。”

李绩则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贱,但是这种感觉真的超爽啊有没有!(ヾノ)

他挑衅地望向Q。

Q或许是从来没有这么丢过面子,脸色涨的通红。

“等价交换。”

‘沉稳冷静李绩则’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目光直视Q。

Q冷哼一声,“人类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家伙。”

李绩则忽然笑了。

“不,其实我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你。”

Q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他发现自己最近真的越来越爱皱眉了。

“我也不要求你把我救出去,该赎的罪孽我还是要赎,毕竟枪确实是我开的,但是——”他把尾音拉的长长的,故意吊Q的胃口。

“我希望你也能回答我的问题。”

Q有些不屑地俯视李绩则,那眼神仿佛在说‘汝等凡夫俗子也配询问我这样高贵的神’。场面一时间有些僵持。

“我可以告诉你你姐姐在哪儿。”

Q顿时就硬气不起来了。

“你问。”Q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李绩则清了清嗓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